Logo

 

最近消失了一週跑去 Game Develpoer’s Conference .
因為這學期比想像中的不輕鬆, 加上自己差勁的規畫能力.
最後為了參加這個活動, 多了非常多不必要的支出, 也把自己累個半死.
但是做為見識遊戲業界最高的舞台, 我想這瘋狂的一週還是非常的值得.

PHL 2/27

凌晨的費城國際機場.

因為這週我們學校不像 CMU ETC 有放假跟團購門票, 所以所有費用都是自己出的, 也是我自己一個人去加州.
而且這個春假前的一週是五個作業的 deadline , 所以在出發前就知道這週不會好過了…

Denver

過境 Denver , 機場裡面的 Mark 讓人看起來膽戰心驚呀…

Oakland
奧克蘭運動家隊的主場

剛從奧克蘭國際機場下飛機的時候就覺得這裡的溫度跟人情味, 跟費城比起來有明顯的不同.
一邊是冰封般冷漠, 一邊則是和台灣相似的南國天氣和熱情.

Cable car

San Francisco 的電車, 轉彎的時候要用人力去推軌道末端的轉盤.
Hostal
當初是芭崎學長指導才有旅館住的, 這個青年旅館位置非常的好,
簡直就貼在 San Francisco 的市中心上, 也非常靠近會場.
如果是睡通鋪的話住宿費只要 30 USD ,跟其他 GDC 大會推薦的旅館最低 120 USD比起來簡直是好到不能再好.
也因為如此, 所以這裡吸引了很多獨立遊戲開發者, 跟遊戲學校的學生.
還有很多小遊戲工作室的 CEO 們.

CHAT
交誼廳的景像, “每個人” 都是有作品的 indie game 開發者.

到現在還是不太會形容當時的感動, 交誼廳裡每個人都是喜歡遊戲的 Game Developer .
在聊最近有誰做了什麼, 什麼東西很酷, 明天要聽誰的演講.

但是我也不太會形容隨之而來的失落, 因為我沒有作品而打不進去它們的話題.
只要 “我沒有作品” 這句話一脫口而出, 他們就會失望的轉頭.
這完全不能怪他們, 一方面是他們多半是高中生或是大學新生, 處事總是不圓滑些,
另一方面這是他們等了一年的祭典, 不想浪費時間的心情我可以體會.

不過還是有好心人願意跟我這個門外漢聊聊,
像是來自 [Strongman Games] 的 Erlend 就很好心的跟我推薦很多它覺得很好的網站.
Erlend 原本是記者, 但是後來覺得工作起來沒有樂趣, 自學了 Flash 就開始做遊戲了.
我們聊了很多關於遊戲的事情, 也聊了些其他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
但是印象最深的還是晚餐的時候, 大家在討論怎樣才會有設計遊戲的靈感的時候.
Erlend 展現了十足的英國 “紳士” 風格回答道:
” Drug and blow job, for sure.”
當場就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吃飯…

Center

吃完晚餐之後, 有人提議要先領入場證.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往 Moscone Center 走去, 在路上去到下榻其他旅館的 indie developer .
到領完入場證之後, 人群已經聚集到六十多人.

壓馬路

遊戲開發者的壓馬路大軍, 穿咖啡色夾克的是 [Super Create Box] 的作者 [Rami Ismail],
我一直轉頭看他, 因為他長得超像 LPH …
走在這個隊伍裡, 心中真的是有說不出的感嘆.
所謂的夥伴到底是有多難找, 又是多好找呢?

大家都是很久不見的同行, 聊起來就沒完沒了, 最後大家決定找地方坐.
但是因為人太多, 怎樣都找不到願意收留的 PUB .
我覺得沒有什麼其他人可以聊, 加上還有作業要交, 所以就先回旅館了.
最後一個人龜在廚房裡寫完 Siggrah paper review , 草草的結束 GDC 的前一天.